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2018 年终盘点:比特币背后的技术有哪些变化?
发布时间:2019-08-20 19:00:46来源:ued体育-ued官网-ued体育官网点击:11

  2017 年各种加密币令人目眩的价格高点,让 “hodl” 进入了公众视线,而到了 2018 年,“buidl”成了加密行业的一个趋势,比特币亦不例外。

  “hodl”,实际上是拼错的单词,却成了区块链世界的江湖黑话,甚至维基百科给它设立了专门词条: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dl。hodl 最早于 2013 年出现在 Bitcointalk 论坛,从此流行开来,意即 “表达坚定持有的信仰,今天跌没关系,明天跌没关系,只要我拿着,总会涨起来的!” 单词 “buidl” 亦与此类似。

  《Bitcoin Magazine》(《比特币杂志》)在 2018 年的首期封面故事中曾预测,比特币的技术进步将会在 2018 年发生加速。来自世界各地的比特币得到了改进,开发者和企业家推动了隔离见证(Segregated Witness)的采用,推出了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提出了隐私解决方案,实现了侧链技术,并在 Schnorr 签名解决方案上取得了进展,而所有的这一切,仅仅在一年前都还在酝酿之中。

  隔离见证(Segregated Witness,缩写 SegWit)是一种技术,通过把占用大量存储空间的区块的数字签名重新放置到不同的记录(也称为隔离),使每个区块能进行更多的交易,以达到扩容的目的。区块链上不仅记载了每笔转账的具体信息,还包括了每笔交易的数字签名以核实交易的合法性。矿工在打包区块的时候需要用数字签名来验证每笔交易,确认无误之后才会将该笔交易记录在区块里。但对于用户不需要验证信息,且每个比特币记录大小被限制在 1 兆字节(MB),每 10 分钟记录一次新的记录,所以通过隔离见证转移签名以扩大区块空间。

  2017 年 8 月启动的隔离见证(SegWit)软分叉,可以说是比特币迄今为止最大的协议升级。它修复了存在已久的延展性问题,更好地启用了第二层协议,同时用区块权重限制替换了比特币的区块大小限制。利用隔离见证的交易部分存储在比特币区块的一个新部分中,允许网络每 10 分钟处理超过 1 兆字节的事务数据。

  早在 2017 年,隔离见证的采用起初是有点缓慢。到当年年底,大多数钱包并未整合升级,进行整合升级的交易所或其他比特币服务提供商也寥寥无几。在今年年初,只有不到 15% 的事务使用了额外的区块空间,而区块链仅超过了 1.1 兆字节。

  然而,在整个 2018 年,随着越来越多的钱包和服务实现了隔离见证,采用这一技术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可能就是 Bitcoin Core wallet(比特币核心钱包),在 3 月份发布了 0.16.0 版,支持隔离见证交易。其他流行的钱包也紧随其后,如 Coinomi(三月)、Bither(九月)和 BRD(十一月)。而 Mycelium 有望在年底前推出这一功能。一些最大的比特币服务提供商也在 2018 年实现了隔离见证,包括 Coinbase(二月)、Bitfinex(二月)和 Xapo(五月)。

  总的来说,隔离见证的使用统计数据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 40% 以上。不过,尽管增幅约为三倍,但仍然低于一些人目前的预期。

  “我认为,隔离见证的使用率之所以还没超过 50%,主要原因应该是惯性所致。”Coinmetrics 数据分析师 Antoine Le Calvez 在接受《Bitcoin Magazine》采访时表示道,“如果你在去年费用激增时,没有采用隔离见证,要么是因为时间不够,要么是因为其他优先事项——在费用再次飙升之前,我并不认为你会支持它。而到那时候,隔离见证交易将会比非隔离见证交易有着更为明显的成本优势。”

  除了隔离见证本身之外,新的 bech32 地址格式也在 2018 年首次得到采用。这些地址以 “bc1” 开头,而不是 1 或 3 开头,自然非常适合隔离见证。来自这些地址的事务只需较少的数据包含在区块中,因此成本更便宜。有些钱包直接采用了这种新格式,如 Coinomi、Electrum 和 Wasabi 等。

  iOS 和 Android 版的 BRD 钱包也做到了这一点,并且在 9 月份的时候,甚至发起了一项旨在推广 bech32 的活动:“When SegWit?”

  “我们一直持这种立场:bech32 是最有望成为隔离见证实现的黄金标准。”BRD CSO 的在向《Bitcoin Magazine》解释这一活动背后的想法时说,“使用支持 P2SH 的隔离见证的向后兼容性,为业界提供了一个亟需的跳跃起点,但是要想真正推动采用,原始隔离见证才是解决之道。”

  他继续说道:

  “作为较大的钱包之一,我们对网络状态有一定的影响力,因为比特币交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 BRD 钱包进行的。我们的总体目标是,让钱包和其他服务提供商升级它们的软件,以便能够与 bech32 地址进行交互。通过这一举措,我们以尊重的、有说服力的方式来瞄准它们。”

  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多亏了 BRD 发起的这一活动,以及隔离见证的采用本身,bech32 的使用率在整个 2018 年也有所增加。

  Le Calvez 说:“现在所产生的输出中,有 5.6% 是由 bech32 输出。虽然 bech32 输出只占比特币总量的约 0.8%,但这意味着 bech32 的用户非常活跃。这可能得益于 Coinbase 和 LocalBitcoins 的支持,而交易所会吸引更快转移资金的套利者。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由于 bech32 是最便宜的交易方式,它吸引了高度活跃的用户。”

  总之,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隔离见证的普及,比特币区块也随之增长。虽然平均数字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并非所有的区块都能填满),但今天典型的完整的区块链大约是 1.3 兆字节。今年 10 月,ViaBTC 也挖出了迄今最大的比特币区块,略大于 2.3 兆字节。

  多年来备受期待的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于 2018 年首次亮相。尽管早期技术的风险性是通过 #reckless 标签来传达的,但普通用户还是第一次被邀请尝试使用比特币的覆盖网络进行快速、廉价的交易。

  闪电网络是一种允许加密货币的交易即时发生和成本降低的技术,它使一般在比特币网络中需要等待区块确认的交易瞬间完成。闪电网络基于一个可扩展的微支付通道网络,通过序列到期可撤销合约 RSMC,使交易双方在区块链上的预先设置的支付通道进行的多次高频的双向交易瞬间完成。同时,它通过哈希时间锁定合约 HTLC 在没有直接点对点支付信道的交易双方之间连接一条由多个支付通道构成的支付路径,实现资金的转移。

  在今年三月份,闪电网络实验室(Lightning Labs)率先发布了 Ind 的测试版,并筹集到 250 万美元的种子投资。随后,在同月晚些时候发布了 ACINQ 的 eclar 测试版,并在六月份发布了 Blockstream 的 c-lightning。自九月份以来,CASA 甚至允许你在家即可托管一个闪电网络的物理节点:Casa 节点。与此同时,有几款 “闪电网络钱包” 已可供使用,而且还有更多的钱包即将面世,其中包括一些来自老牌比特币钱包提供商,如 Trezor 和 Electrum 等。

  也许至少同样重要的是,闪电网络支付越来越多地被接受用于真实的商品和服务。

  闪电网络最早的用户之一,是预付费充值服务 Bitrefill,于今年三月份采用了闪电网络。首席执行官 Sergej Kotliar 告诉《Bitcoin Magazine》,他一直密切关注闪电网络的使用情况: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处理了 2170 个常规的闪电网络订单,总共收到 6.3 枚比特币。闪电网络支付的份额正在稳步增长,目前份额大约是我们比特币订单的 2.5%。我们一般都在等待这两件事,以便大力推动:更多的钱包及交易的整合。”

  

  向 Bitrefill 支付款项的各种付款方式的占比(注:是付款方式,而非金额。)来源:Bitrefill

  由于比特币费用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今年没必要这么做,但是,Kotliar 还是通过闪电网络来追踪有多少链上交易被避免。

  “我基本上是把所有通道加起来,打开和关闭,以及支付和转发的次数,作为一种衡量扩展效率的方法。” 他解释说,“如果算上转发的闪电网络交易,那么每笔链上交易的支付额加起来就是 2.75,每笔链上交易的费用总计为 3.46。随着通道可靠性的提升和网络的发展,这个数字,在过去几个月里稳步增长。”

  除了 Bitrefill 外,还有其他开创性的采用者,包括 Blockstream 商店(一月)、账单支付服务 Living Room of Satoshi(中本聪客厅)(四月)等。刷卡服务提供商 BTCPay 在七月份集成了闪电网络支付,向所有用户提供闪电网络支付的功能(如 TorGuard VPN 和 Coincards)。九月份,支付提供商 CoinGate 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开始使用 Lamassu 比特币 ATM 网络,普及到金店 Bitgild 以及数百家商户。第一家交易所也于 2018 年开始接受闪电网络支付的存款业务:黄金 - 比特币互换交易所 Vaultoro(从五月份开始)。

  刷卡服务提供商 GloBee 也于六月份开始接受闪电网络支付。

  至少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社区对这种新技术的参与程度。例如,总部位于柏林的闪电网络初创公司 Fulmo 就组织了一系列广受欢迎的活动 “Hackdays”,其中,有三次活动在德国首都举办,一次活动在美国纽约举办。开发者和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参与活动来了解这项技术,并在现场进行开发。同样也是在纽约,比特币开发公司 Chaincode Labs 也将其第三个项目“Bitcoin Residency” 的重点放在闪电网络上。

  作为一种全新的现象,部分也是这些事件的结果,在这一年中,引入了许多闪电网络应用 (“Lapp”)。

  “闪电网络让人们得以使用比特币创造很多很酷的东西,它开启了全新的潜力。”Lightning Labs 首席执行官 Elizabeth Stark 告诉《Bitcoin Magazine》,“每天我们醒来,都会发现有人创造了新的东西。”

  Stark 的 Lightning Labs 一直试图在闪电网络应用目录中寻找可用的 Lapp。比如自动点唱机、付小费的解决方案、以及文件托管解决方案,这些都是由 Blockstream 的微支付处理系统 Lightning Charge 提供支持的,这一系统在三月份公司的 “Lapp 周” 上展示过。今年推出的另一款特别有用的 Lapp 是 Submarine Swaps,它允许用户在没有闪电网络钱包的情况下支付闪电网络发票。在 hackdays 活动中,还制作了快照屋、售付处理游戏点卡网点。闪电网络甚至见证了它的第一款 “杀手级应用” 的诞生:价值百万美元、受网站首页启发的网络涂鸦平台 satoshis.place,于去年夏天开始在比特币社交媒体上疯传。

  所有这些活动也转化为数据。虽然公开的闪电网络统计数据并不完全可靠,因为闪电网络的某些方面很难或者无法进行衡量,但是各种闪电网络探索者显示,任何一天都有数千个闪电网络节点在线。在它们之间,有用超过一万多个支付通道,持有价值近 200 万美元的数百枚比特币,所有这些都在快速增长。

  与此同时,支持闪电网络的代码也正在改进,协议的更多部分正在充实。十一月份,一群来自不同实现的闪电网络开发者,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举行了第二次闪电网络峰会(第一次峰会是 2016 年在米兰举行)。在这次峰会中,“BOLT” 闪电网络规范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为 2019 年及以后的更多创新铺平了道路。

  Blockstream 和 c-lightning 开发者 Chrisitan Decker 表示,“第二次闪电网络峰会重申,这是一个开放的社区,我们有兴趣推动一个开放网络的共同愿景。它将我们在第一次会议中推迟的所有事情都重新摆在桌面上,并为所有优异的特性开辟了第二个探索阶段。例如,拼接(Splicing)和多路径路由允许我们隐藏资金分配通道分配的所有细节:用户只看到单一余额,在链上和链下都可用。”

  本系列的第二部分作者将在两周内发布:隐私、侧链和 Schnorr 签名。

  原文链接:

  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bitcoins-tech-trends-2018-what-year-brought-us-part-1/#1543955004

  郑重声明: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错误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修改删除。谢谢。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并且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